漫畫王 鵬
  本報記者 童曙泉
  綳直的腳面,挺立著優美的線條;苗條的腰肢,沒有一絲贅肉,分腿起跳,單腿旋轉……勁松街道民政局社區服務中心裡,20多名舞者正享受著芭蕾之美。背影,傳遞著青春的氣息;轉身,皺紋已爬上她們的額頭。即便如此,你依然難以相信,她們的年齡加起來,已有1200多歲。
  “我們不老,感覺自己也就40多歲,年輕著呢!”穿著練功服的管錦紅,站在最前面,頭髮一絲不亂,腰身纖細,舞步輕盈,確實不像已年近六旬。
  這些快樂舞動的老人都是“北京飄舞藝術團”的成員,藝術團的創辦者就是管錦紅。所有學員進團的第一天,管錦紅都會告訴她們:“減去10歲去生活”。“‘夕陽紅’、‘發揮餘熱’這樣的詞,我們都不屑說,大家的狀態是‘激情四射’、‘熱情如火’。”
  生在京劇世家的管錦紅,從小學習舞蹈,當知青時曾加入過專業隊,還為周恩來總理演出過,也算做過職業舞蹈演員。2009年,她從東城區文化館退休後,不願意扔掉一身的功夫,更不想自己的退休生活只有看孩子、買菜做飯……“人老了,會無聊孤獨、離社會和親人越來越遠。其實老人們可以更加健康、快樂、陽光、美麗的生活!”管錦紅開始教授退休居民學芭蕾,把這看作是自己的新事業。她期待用舞蹈改變老人們的生活,讓她們更自信,重新煥發青春,享受藝術,享受快樂。
  長管錦紅一歲的姚遙,4年前加入舞蹈團,那時她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的退休生活能如此“熱情似火”。2009年,她為了塑造形體,找到管錦紅。管錦紅建議她練芭蕾,姚遙當時就驚獃了,“就我這身材?!哪兒行呀!”
  那時的姚遙,身高164釐米,體重120多斤。架不住管錦紅的攛掇,她嘗試著跳完第一個八拍,腿就開始發軟、顫抖,直想找個地兒坐下。一旁的管錦紅一點兒不沮喪。“她們想更美麗,想讓生活更美好,才會來找我。”管錦紅上前扶住姚遙,盯著她的眼睛鼓勵:“能站在這裡,你就是最美的,就是最棒的!”姚遙的臉紅潤起來,眼神中的忐忑漸漸消失。
  一遍又一遍,管錦紅耐心教授姚遙最基本的舞蹈技巧,從站穩到站姿,從一舉手到一投足,管錦紅一一糾正。一年多以後,姚遙瘦了,體重穩定在88斤,成了舞蹈團里的主力。像姚遙一樣,學員們剛來的時候,有的是帶著“羅鍋”來的,有的是“脖子埋在肩膀里”來的,有的練一次舞蹈得躺下歇三天……在管錦紅的鼓勵和指導下,她們一點一點蛻變,蛻變成最美的舞者。
  芭蕾是所有舞蹈中最難的,僅僅是把足尖立起來這個動作,有的學員就練了兩年。為了保護老伙伴兒們的自信心,管錦紅用《白毛女》的選段,原創了芭蕾舞《大紅棗》。“那時候大家都是剛剛學,我盡可能降低難度。單足旋轉不行,我們就改成雙腳,足尖立不起來,那就半腳立。”經過一年的訓練、打磨、修改,《大紅棗》在首屆北京老年舞蹈大賽上取得第二名。
  2011年年底,首都文明辦、國家大劇院辦起“市民春晚”,面向草根海選節目。管錦紅聽說後,興奮地綳起足尖,連轉了幾個圈。她給舞蹈隊報了名,學員們聽了心中打鼓,“我們行嗎?”一演下來,大家才知道,“我們很行!”管錦紅的舞蹈隊從400個節目里脫穎而出。2012年春節,她們跳到了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。
  舞臺上靈動的一群舞者,博得了一陣又一陣熱烈的掌聲,評委、觀眾驚訝於這些60歲上下的演員,擁有如此柔韌靈巧、勻稱苗條的身體;更驚訝於這些老人挑戰芭蕾舞的勇氣。老人們的臉上洋溢著幸福、開心地笑,她們最想感謝的就是管錦紅,是她改變了她們,讓她們重新感受青春。
  管錦紅的舞蹈隊成了“市民春晚”的臺柱子。2013年春節,她們又在國家大劇院跳起《窗花舞》。2014年春節,她們還將繼續登臺,這回是新排練的《天鵝湖》。
  一分錢不賺,還要搭進許多精力編排舞蹈,但管錦紅一點兒不覺得吃虧。 “一跳舞,大家的幸福指數就飆升。”看著原本老態初顯的伙伴們,如今個個容光煥發、活力四射,管錦紅就覺得是對她的最高獎賞,“她們都有著跳舞的夢,但年輕時操持家務,沒時間追夢。現在有了時間,我就幫她們實現舞蹈夢,展現咱老年人的精氣神兒。”
  不僅僅跳舞,在QQ群里聊新聞、生活、藝術,寫博客,做PPT展示舞蹈成果,在微信朋友圈裡互“贊”……管錦紅帶著老伙伴們什麼新潮玩什麼,“太陽每天都是新的。”
  “每天早上,我踩著舞步去上班。”投資大師沃倫·巴菲特和搭檔查理·芒格這樣形容他們充滿熱情的工作狀態。管錦紅和同伴們也懷揣著同樣的熱情,盡情地舞著,“生活就是大舞臺,每天跳著舞蹈去擁抱生活。”
  推薦人:鄭靜香(勁松社區)
  線索推薦:rbshxw@126.com
  微博:北京日報北京人物
  (http://weibo.com/u/3212729173)  (原標題:不老的舞步)
創作者介紹

庭園傢俱

ks47ksam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